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32.局外局

正在享用師傅精心準備的河豚火鍋時,篠田姊回來,見她匆匆忙忙的樣子,門口一蹬鞋就往桌子靠過來。
「篠田姊,何時見妳如此慌張過。」
篠田:「我是餓了,他難得煮這,遠遠從門口就聞到一種淡雅的清香。」
璇子掩著嘴笑,遲遲無法停止,我拉下她的手,璇子是放聲大笑。
篠田:「璇子,妳是不是不懂得分寸了,要不要再回來我這修煉修煉?」
璇子立刻收起笑容,端莊地坐好。
「篠田姊,我幫妳盛。」,拿起她的碗,我慢條斯理地舀湯進碗裡。
莉莎:「篠田姊,我們有帶些禮物要孝敬妳,用膳完後我們拿過去給妳,很不錯的東西。」
篠田:「好。」,篠田動手涮河豚肉。
見吃的差不多了,我才願意開口。
篠田:「急死我了,快說。」
「早說,河豚都不美味了,不是嗎?」
我將兩次會面的情形都說給篠田知悉,只見她深鎖眉頭。
「我不能理解為何這是那老頭子的佈局,難道這樣不會太狠毒嗎?我雖不是正室的孩子,但畢竟也是親骨肉。」
篠田:「讓我想想該如何是好,李先生過幾天就要來,時間不多,在你們不在的時候,我已經跟大藏省的人說好了,他們也有意要推動改革,透過你來改變一些事情,條件是……。」
「這……這倒底怎麼一回事。」
篠田也將她這邊的訊息告訴我,難怪她會緊張,原來欲發動的奪位戰爭,我們從主將變成傀儡,戰場遠比我們想像還要大。
我跟篠田兩人面面相覷。
篠田:「齒輪一旦動了,便難以停止,至於會是怎樣的局面,我們盡力來操控,是嗎?」
我點了點頭,也無奈地搖了搖頭,「不緊張,我們能控制這局面,不如來個計中計。」
篠田與我徹夜長談,倒是先讓莉莎跟璇子先去就寢,而最後我們談出了個定案,此時夜已深,約莫三點半;篠田回房去,我走至庭園,些許涼風吹來,看著池裡的光影晃動,我似乎想到了些什麼,看來……。
散步回房後,我躺在莉莎的身邊睡,她在睡夢中挪了挪身子往我靠近偎著。
璇子將我搖醒時已是過上午十一時。
璇:「篠田姊說下午有個會晤,要你先起來盥洗,喔,對了,莉莎姐姐去逛逛街。」
穿上西裝走出房門後,我簡單地用個餐,便跟璇子一起出門找莉莎。
她一個人坐在茶寮都路里內悠閒吃著一碗冰。
莉莎:「睡飽啦,來,幫我吃,我吃不下了。」,她把湯匙遞過來。
「我等下還有事,不能陪妳。」
璇:「姊姊,我也不能陪你唷,我得跟著老闆一起去。」
莉莎:「好,那我自己再到處走走。」
離開了這,我們往約定地點去,時間還充裕。
璇:「主人,你昨天跟篠田姊商量的如何?」
「認真回答我,妳會出賣我嗎?」
璇:「當然不會,你是我的主人,是我這輩子最重要、最珍惜的人。
「嗯,不會就好。」
璇:「怎麼了嗎?」
「不,沒什麼,只是莉莎說的對,我當初何必爭,爭了,現在更多人想要幫助我得天下,但圖的是什麼心,打的是什麼算盤,人心難測。」
璇子拉緊我的手臂,輕描淡寫地回答:「再怎樣,你都是我的主人,我是你一輩子的寵物、玩具,我會一直陪著主人。」
「今天忙完後,跟著我去動用K帳戶,今晚你就假裝回東京去,把那些錢帶到台灣去處理,外交系統那邊我已經照會過,明天一早辦完就立刻回東京去待命,知道嗎?」
璇:「真要如此?」
「嗯,事不宜遲,我們還得進行多次。」
璇:「主人放心,你存在璇子這邊的黃金、美術品,就算要變賣也早夠你揮霍一輩子了,這些錢不搬也無妨。」
「傻子,有人嫌錢多嗎?你不希望主人帶妳環遊世界?」
璇:「可是你現在多了個莉莎姐姐。」
「未必能走到永遠,本來就是我奪來的物品而已。」
璇子不再吭聲。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31.璇子的醋意

「莉莎,我的事情辦完了,接著就看妳怎麼安排。」

莉莎:「嗯,那今晚早點休息。」莉莎拉著我進房睡。
燈熄滅後,她去浴室,而我在床上躺著,不久她從浴室出來。
莉莎:「你看我這樣如何?」
「很美!」,莉莎身上穿著一件淡紫色的薄紗,曼妙的身材若影若現。
她開心地跳躍而來,噗通地跳在床上,炙熱的臉頰貼近我臉龐,更吐著熱息,「想不想要我?」
任何一句話都是多餘的。
反撲是唯一的證明,壓倒她、充實她,我激烈地要扯破她那迷人的薄紗。
莉莎:「溫柔點,好嗎?」
溫柔?越要我溫柔,我偏不。
翻轉她身體,肉棒在穴內旋轉180度,當莉莎變成趴姿時,我拎起她欲往窗邊去。
莉莎:「不要!」,她抗拒著。
「為什麼不要?」
莉莎:「今天只想好好地溫柔服侍我的主人。」
拉把椅子坐了下去,「哪,妳好好表現。」
莉莎轉身蹲下舔著早已奔騰矗立的肉棒。
身後突然傳來璇子的聲音,「莉莎姐姐,妳又被主人欺負了呢。」
「妳這時候過來做什麼?」
莉莎吐出肉棒,「璇子,好難堪啊,妳過來是要?」
璇:「我也想一起服侍主人。」
醋意?璇子以前從來沒這樣過,但這次確實是有點糟糕。
不再讓莉莎有太多的思考來破壞這興致,拉上了莉莎坐在我腿上,兩腿拉開成M字腿,肉棒直穿而入她緊實的祕穴。
「璇子,妳給我過來。」,一種非常強硬的語氣命令著。
璇子緩緩走過來。
「跪下。」
璇子剛跪下就讓我看見她臉上的淚,我想她知道我生氣了。
「說話。」
璇子哭哭啼啼地,「我想陪主人。」
這女孩,大概是今天對她太好。
「妳不覺得妳現在踰矩了嗎?」
璇:「不管,不管。」,璇子鬧到莉莎停了下來。
莉莎:「璇子妹妹,好了,不要惹他生氣,給姐姐抱抱。」
璇子撲向莉莎的懷裡,「主人好兇!」
我笑了笑,「哪裡兇了?過來抱抱,誰叫妳要打擾我跟莉莎。」
璇:「我故意的,誰叫主人讓人吃醋。」
「妳!!!」
「真是越來越調皮。」
璇:「因為我愛主人。」
我軟化了,收起嚴肅的面容,輕聲地跟璇子說:「過來。」
幸好我事情辦妥了,不然璇子一鬧起脾氣,身邊缺個助手,也難辦事。
璇子轉撲向我,撒嬌地說:「主人!」,嘻嘻的笑聲更顯得她很天真。
「去床上待著。」
璇:「是。」
我與莉莎匆匆辦完事情,上床陪著她。
「妳,妳幾歲了,還這麼愛鬧。」
璇:「不管我幾歲,我都是主人的可愛小女僕。」
「那我是不是該大聲叫『好萌』?」
璇:「一直都是呢。」
莉莎:「想不到妳這麼調皮,敢惹妳主人生氣。」
璇:「主人才不會真的生氣呢。」,她瞇著眼吐了吐舌頭。
「我不生氣,但是我要處罰妳。」
我把璇子拉過來趴在我腿上,扯下她的睡褲,「莉莎,交給妳打幾下。」
莉莎:「不好吧。」
率先示範打了幾下屁股,說重不重,倒是讓璇子疼得直喊:「主人好壞。」
「莉莎,幫我多打幾下。」,此話說得是沉穩、嚴肅。
莉莎舉起手猶豫了一會,最終還是打了下去,雖然很輕很輕。」
璇子立刻大哭。
「愛鬧的小孩,這次就這樣算了,下次主人會好好把妳關起來教訓,妳該慶幸我們現在人在台灣。」
璇:「不要,我錯了,主人。」
璇子掙脫轉身緊抱著我。
「好了好了,那今晚就讓妳睡在主人旁邊。」
莉莎:「那我睡哪?」
璇:「姊姊一起睡。」
「都一起睡。」
時間很快地過去,一週後我們回到日本。
一出機場,司機就將我們載往篠田的旅舍,踏進旅舍,其他服務生忙著將我們的行李給送進房間,這時剛好看見廚房的大師傅回來。
「師傅,今晚有什麼令我懷念的料理嗎?這是從台灣帶來的鳳梨酥,一種甜點,請您收下。」
師傅:「河豚火鍋,如何?」
「好!!!」,「但是可以加點一鍋壽喜燒嗎?」
師傅大笑。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30.仇恨的慾望

璇子是我長時間以來的得意作品,她不是很聽話,常常鬧彆扭,但她面對我的摧殘時總是把「主人」叫的哀怨動容,而這也是我最捨不得丟棄的原因之一,另外一部分當然是她的辦事能力。

幾經摧殘,璇子依然喊著:「主人~~~。」
越聽她這麼喊著,越兇猛、越凶殘地對她。
「要去了!」
璇:「主人盡情地射進來吧!」
璇子再次跪下將肉棒舔的乾乾淨淨。
完事後泡在溫泉裡,璇子忍不住問:「主人,李先生的意思究竟是?
「沒什麼特別的意思,我們回去再跟篠田好好商討。」
嘴上是這麼說,但我卻陷入沉思,閉上眼睛泡湯。
眼前閃過從小到大,這老頭子到底是如何教育跟養育,從小我就知道不能爭、不能搶,看著同父異母的哥哥被栽培成重要人才,自己永遠在邊邊角落內求生存,連一點父愛都沒有感受到,更別說能在公司內部任要職,現在要我相信這也是一種栽培,我辦不到。
當哥哥死亡後,被派來協助處理莉莎的事情,也不過是老頭子想低調、想保密,又何嘗是一種信任?
我不信,我要爭、我要奪,於是強姦莉莎,我得到她了,我握拳用力搥了水面,激起大量的水花。
璇子推了推我,「主人~~~。」,她坐上來環抱著我。
璇:「主人,輕鬆點,再怎樣都有璇子陪你一輩子。」
璇子將身體貼實在我身上,心中一股激動,我再次捅進她的小穴,她的聲音掩蓋過那流水聲。
大戰結束後,整理好儀容離開。
璇子聯絡了莉莎,約好在一間蒙古火鍋店用膳。
一進餐廳門口表明已訂位後,忽然一聲鑼響嚇得璇子緊抓著我。
服務生帶領我們往裡面走,我卻看到不只莉莎一個人,還有位美麗的女士同桌。
「這位是?」
莉莎:「我母親,她說無論如何要來道謝,就纏著我跟來。」
「啊,你好,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。」
莉莎的母親竟以相當流利的日文回應,令人驚訝,她拿出一個禮盒包裝遞過來。
我雙手接下後拆開看,是茶葉禮盒。
「謝謝,非常感謝,很好的禮物,我很喜歡。」
用餐時由於不知道莉莎跟她母親說過些什麼,我只能被動回應她多次的熱情感謝。
用膳完後,我讓司機先送莉莎的母親回家,她一直推托,但終究熬不過我的誠懇,跟莉莎兩人搭上車返家,我跟璇子則是選擇散步回飯店。
璇:「主人,我可以在這裡跟你牽手回飯店嗎?」,她撒嬌著。
「嗯!」
璇:「主人最好了。」
她開心地牽著我的手晃啊晃,也是,在日本很難有機會這麼公開地在外面牽手。
回到飯店前,璇子很自動地把手鬆開,恢復她應該有的身分。
進了房間,莉莎還沒有回來,想必是在家多待一會,「璇子,倒點威士忌來。」
我坐在沙發上將腿抬高放在桌面上,轉開電視看NHK,喝著威士忌,璇子陪在旁邊窩著,像日常生活般地在一起。
不多久,莉莎回來。
莉莎:「今天真是不好意思,來不及跟你說。」
「沒關係,妳母親很漂亮,難怪妳也這麼美麗。」
莉莎立刻嚴肅地回應:「不准動我母親的念頭。」
我笑了、璇子笑了,倒是莉莎自己臉漲紅。
「怎這麼想,真是的。」
莉莎:「你前科不良!」,她嘟著嘴的樣子好俏皮、好可愛。
我上前擁抱她、安撫她,輕撫在她的背上。
「她可是妳母親啊,我不會這麼做。」,我義正辭嚴地回應她。
莉莎:「真的?」
「是,我發誓!」

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29.收官

璇:「接下來的行程是與某官員的私下會面。」

璇子吩咐司機後,不久後轎車停在某飯店門口,我們搭著電梯往上,她與餐廳人員略作溝通後,被引領至某包廂。
包廂門一開,一位看起來精明幹練的五十多歲男子起身,伸出手來相握。
「您好,初次見面,請多多指教。」
寒暄幾句後入座,也交換名片,但他的名片上僅有名字與電話,上面還有著日本聯絡電話。
詫異之中,我先開了口,「李先生,篠田安排了這次會晤,不知道您這邊能給予怎樣的協助?」
李:「詳細情形,篠田一直不肯在聯繫上透露,只說您代表著某會社來相談合作,不知是……?」
「我直接跟您說明,情形是這樣,我們正在尋找盟友……」
李先生不斷地點頭,卻不發一語。
當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後,李先生卻長嘆一口氣。
我驚訝看著他。
李:「知道我為何嘆氣嗎?」
「願您分明。」
李:「你們家族的事情,我略有耳聞,而你那死去的哥哥確實很有能力,相信是能接手企業之舵,卻英年早逝。」
「那……您的意思是?」
李:「你們家的老頭子是該交棒了,只是這棒交給你妥當嗎?你為何不正大光明去要?」
這問題著實讓我尷尬,「要?會長從沒栽培過我,也從來對我不理不睬,只是個放任養大的野孩子。」
李:「你認為你的能力很差嗎?」
「不,我認為我不輸那受寵且是同父異母的死去哥哥。」
李:「你覺得會長這麼老謀深算,只會算眼前嗎?養小孩可是二十年大計,培養人才更是三十年以上之栽培,你再想想為何你認為你不輸你哥?」
「這……。」
我陷入沉思。
餐廳的服務生將菜陸續送上來。
李:「來,先吃飯,這邊的中菜可是樣樣精緻。」
「乾杯。」
李先生與我對飲數回。
李:「小老弟,別急、別慌,對於會長而言,在臨死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將一場局給收官,老頭子想要拉掉社長,代表著什麼,你得好好想想,回去與篠田再好好談談,我下週會飛過去日本,與你們會商。」
「李先生,究竟您是掌管?」
李:「簡單說吧,你今天上午拜會的韋董事長,我不讓他動,他也別想動。」
「失敬,晚輩再敬您一杯。」
李:「來,吃飯,動筷子,冷了這些菜也不好吃。」
結束這場餐會後,我與璇子在附近的咖啡廳休息,坐在戶外區,我點起了一根煙。
猛力吸了一口,深深地吐出。
「璇子,妳怎麼想?」
璇:「主人,李先生的意思,我不甚明白,但這幾天不再有拜會行程,我們等回去時再好好跟篠田姊商量。」
捻了煙,「也是。」
璇:「主人,反正現在沒事,我們去泡溫泉好不好,璇子想要主人。
「主人也需要好好宣洩,叫司機來。」
車直上北投,我們找了間溫泉。
進房後,璇子立刻跪在地上,挑逗地摸著我下體,溫柔拉開拉鍊,笑的燦爛將肉棒給掏出來,一口含進最深處。
璇子不斷地吸吮肉棒,口水沿著嘴角而流下。
璇:「主人,我好想要你。」
「張嘴!」
一道液體就這麼射在璇子的嘴裡,偶爾激起水花,璇子張著嘴吞嚥,熟練地展現她受調教的成果。
璇子飲完後,無辜的表情看著我,欲哭無淚般地吐出「主人。」
當真是我見猶憐,我愛璇子,愛她老是這麼可憐兮兮樣,我發狠扯破她的套裝襯衫,手指勾在她胯下的絲襪接縫處。
「璇子,主人要妳!」
璇:「我是主人的,已經好濕了。」
我用力勾起絲襪,使勁地扯破,裂縫從胯下沿著大腿內側直到膝蓋邊。
抓起璇子兩條嫩腿,直接幹了進去。
璇:「主人最棒了,快點替璇子止癢。」
聽到此言語,我毫不憐惜地摧殘璇子。

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28.入場費:日幣一百億

離開了知名早餐店,送莉莎上計程車,璇子與我上了自己的車,前往預定的會面公司。

時間尚早,約莫還有半小時多,璇子吩咐司機將車停在附近。
璇子仔細看了看我身上的西裝,對領帶稍作拉整,確定一切完美後,便通知對方已經來到公司附近。
車子緩緩駛向那公司大門,停妥在公司門口,警衛隨即上前拉開車門。
大門內走出來兩位中年男士。
璇子輕聲地說:「前方那位就是韋董事長。」
我稍作拉整西褲,等待對方再靠近一些,才跨腳出車門,站起來走向前,璇子也立刻跟著下車,隨侍在後。
伸手早不如伸手巧,當我伸出手時,韋董事長也恰巧伸出手來握手。
「你好,第一次見面,請多多指教。」
韋董:「哪裡,久仰久仰。」
璇子很快就做了即時翻譯。
韋董:「請。」,他伸出手指向公司大門。
韋董事長親自壓住電梯剛開啟的門,再次請我們先進入。
進了董事長室,我們彼此再次打了招呼,交換名片後坐下。
韋董:「今天是篠田特地安排這樣的面會,之前幾次去日本拜會都是她負責招待,真是非常感謝她,請務必回去後幫我再次感謝。」
「一定一定。」
韋董:「聽說這次是很重要的合作案,篠田說不能在電話上說,不知是何事,如此慎重。」
「您知道日本的K集團嗎?」
韋董:「當然,我們也是有往來。」
「K集團的內部在爭權,我想您一定也認識會長跟社長。」
韋董:「初淺認識。」
秘書送上茶,我拿起來品了一口,「嗯,好茶。」
接著,我緩緩道來目的,「簡單地說,會長想要廢掉社長。」
韋董:「什麼?哎呀,集團龐大這也是難免的,只是這下誰會是新的接班人,您可有風聲?」
「這是一場股權搶奪戰,篠田派我來,肯定是相信您有能力與實力能幫的上忙。」
韋董事長笑了笑:「客氣了,略進綿薄之力尚可。」
「那就一百億日幣,如何?」
韋董事長瞪著眼睛打量我與璇子,「這一百億是如何的算盤,倒要聽您說說。」
「一百億只是入場券,至於能不能得到實質好處,能不能全身而退,篠田與我可不能跟你打包票。」
韋董:「做生意、做買賣沒有包贏的,但憑什麼總得有誘因,您總得讓我能面對法人股東跟金管會的疑問,是吧?」
「我們手上握有相當成數的股票委託書,要成為個人最大股東是有難處,但要成為個人第二大股東恐怕非難事,這幾年會長將一部分的股權轉讓給他兒子,而這些股份現在在我手裡。」
韋董:「口說無憑,誰知道你跟篠田是不是要做跨海騙局。」
「要您不擔心是不可能的,我還要在台灣待幾天,下星期您帶財務長來,我替您安排些拜會的行程,您會相信這不是空口說白話,參與的人不只是您啊!」
韋董:「就算如您所說,那麼入場後還需要多少?」
「沒關係,入場後就算不加碼,我們也不勉強,活動總是需要些資金運作,想不想加碼投資實質的股權操作,到時就看您意思。」
韋董:「您這不是擺明了一百億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?這麼做,要不是虧空基金就是虧空公款,我的命沒這麼硬,牢飯可不好吃。」
「下週您來之後,我相信您會願意投資的,更何況我們調查過貴公司,絕對有這能力,一百億日幣是區區小意思,我等下還有事情,得先離開了。」
收起桌上的名片,站起了身,伸出我的右手,韋董事長也趕緊伸出他的手來,我用力握實了他的手,再伸出我的左手拍打著他的手。
「萬事拜託,有您的參與,我相信你們政府的某些官員會更容易斡旋。」

韋董:「善者不來,來者不善,看來你們是玩真的。」

「是不是玩真的,話別替我們說太早,總之等您下週蒞臨。」

我作勢要離開。

韋董:「我送你們。」

韋董事長送我們坐電梯往下到一樓,再次握手告別,上了車而離開。
璇:「主人,您真敢開口。」
我笑而不答。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27.篠田的安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點看照片來源)

莉莎:「想要。」
張開雙臂抱住莉莎,向她身後的璇子用眼神示意她先離開。
璇:「我不能留在這嗎?」
「乖!」
璇:「討厭,我要吃醋了。」
璇子說歸說,拿起室內電話打到櫃檯去。
璇:「請再給我一間房間。」,璇子說完電話就對我比著鬼臉,走了出去。
莉莎:「璇子她……。」
「沒事。」
莉莎推倒我,顯得相當主動,完事後,我們泡在按摩浴缸內。
莉莎:「我以為是我們兩個人的旅行,沒想到你讓璇子跟來。」
「怎麼,妳也吃醋了嗎?」
莉莎:「哪有,一點都沒有。」
「我習慣有傭人,總不能命令妳,是吧?沒有璇子,誰幫我安排事情?」
莉莎:「喔,好吧。」
房間內的電話響起,莉莎離開浴缸去接電話。
櫃檯:「您還有十五分鐘,司機已經先進去車庫等你們,另一位小姐,我們也通知了。」
莉莎:「嗯,好的。」
整理儀容後,我們下樓去車庫,剛下樓就看到璇子跟司機在聊天。
璇子立刻結束與司機的對話,轉身向我說:「主人,想抱抱。」
司機不動聲色開了車門讓莉莎先行上車。
璇子靠在我身上,兩眼渙散地看著我,輕聲說:「主人,我現在下面好濕,想要主人。」
「現在可不行,晚點主人會好好懲罰妳。」
璇:「謝謝主人。」
「明天的事情安排好了嗎?」
璇:「當然,我可是超級秘書。」
都上車後,原先以為要先回飯店,沒想到車卻停在一間店前面。
璇:「我帶你們來享受足裏マッサージ ,讓你們紓緩一下,剛司機給我們介紹。」
進店家後,裡面滿滿都是人,每張躺椅都坐滿了人,伸長了腳給人按摩,而且挺熱鬧,唉叫聲不絕於耳。
璇子走去櫃檯說了些話,立刻有人請我們先換上拖鞋,接著帶我們往樓上去。
璇:「我預約的是包廂。」
在等待時,隨即上來三個師傅,一人一個,要我們脫了鞋。
我們被引導將腳給泡進一個小水桶裡面,那水飄散一種藥草味,幾分鐘後,我的腳被抬起擦乾。
莉莎:「璇子,妳好棒呢,這是日本人來台灣常見的行程之一。」
師傅們的動作俐落,卻也讓兩個女人的尖叫聲此起彼落,我倒是覺得很舒服。
按我的師傅跟璇子說:「他身體很好。」
我看了看璇子,等待她翻譯給我聽,沒想到師傅用很簡單的日語跟我說:「身體,很好。」
不好意思地笑了,回應著師傅的言語。
再次回到飯店已是深夜。
「莉莎,妳先去盥洗,我跟璇子要談一下工作上的事情。」
莉莎:「嗯,不要太晚。」
我跟璇子兩人留在客廳。
璇:「主人要找的幫手,篠田姊已經安排好,我跟對方確認明天上午十一點在他們公司碰面。」
璇子遞盒名片過來,「請看一下新名片。」
打開盒子,上面是簡單的聯絡方式,「把我公事包拿來,放進名片夾內。」
璇:「嗯,主人。」
「除了這行程外,還有其他的事情嗎?」
她邊拿東西邊回答,「有,下午還有個拜會。」
「是……?」
璇:「篠田姊還多做了一個安排,下午四點要拜會這邊的某位政府官員,上午這間公司的董事長會親自排同。」
「嗯,那下午的空閒時間,主人帶妳再去ラブホテル體驗。」
璇:「主人最好了。」,她像隻小貓咪黏在我身上。
「別黏了,早點休息。」
清晨,只有我一個人醒來,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景色,天未明卻已露出曙光。
這是一場硬仗,到底我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誰,是篠田姊的推波助瀾還是自己為了報復?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我得找個退路的後盾,要是奪權不成,也不能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。
六點多,鬧鐘響了。
莉莎起來,發現我不在床上,便下床找我。
莉莎:「怎了,這麼早起床。」
「嗯,不早了,在日本已經七點多要八點。」
莉莎:「餓不餓,我帶你去吃傳統早餐。」
「好,不過十點前要離開,十一點我要開個會議。」,親了她的唇,再親了親她臉頰。
我走去璇子那,「璇子,起床沒有?」
房內傳出聲音,「有,都已經準備好,要可以出門了。」
璇子身上是俐落的套裝,臉上的妝已是畫好。
倚在門口,「我怎麼不知道妳起床了?」
璇:「當然要在主人起床前把自己準備好。」
「乖,莉莎說要帶我們去吃傳統早餐,準備準備,走吧。」
璇:「這是主人今天的衣服,快去盥洗,等下伺候主人。」
約莫十分鐘後,我再次出現在璇子面前。
璇子將衣服遞給我,將西裝穿上後,她細心地幫我檢查有無異樣跟打上領帶。
莉莎這時出現在門口,「璇子好厲害呢,可以出門了嗎?」
璇:「可以,我已經聯絡司機。」
車很快地就到了「華山市場」,莉莎帶著我們往大樓的旁邊樓梯去,排隊的人很多。
「這是?」
莉莎:「他們這間店,每天早上都是如此。」
三人跟著排隊,慢慢地往樓上去。
到了樓上才看到店名,「阜杭豆漿」
「這店要怎麼念?」
璇:「フーハン・ドゥジャン」

莉莎:「我會幫你們點,差不多要輪到我們了。」
看著大玻璃內的師傅做著早餐,空手將麵團貼附在窯內,不由得讓人驚奇。
我們又往前進了一些。
莉莎:「你們先去找位置,這我來點。」
璇子跟我離開了排隊人潮,看著店家忙碌的樣子,著實讓人佩服。
我們找到位置坐下時,莉莎已經在等待餐點,感覺像是速食店般的點餐似乎特別有效率。
璇子起身去幫莉莎端餐盤。

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26.台北 Taipei101

莉莎:「那我呢?」

我也將莉莎給用力摟在懷裡,這兩個女人身上的味道,雖然三個人彼此貼在一起,但……左右兩邊的香味仍是不同的。
嗅著清淡的香味,陶醉在其中,卻看見旁邊的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,那是好奇、是羨慕、還是鄙視?我不知道,而她們在我懷裡,是無知的,享受我的溫暖。
璇:「啊,屁股……。」
緊接著莉莎也叫了一下。
101觀景台的風很大,莉莎跟璇子專情顧著跟我擁抱,卻忽略了洋裝的裙擺飛揚起來,原來……大家看的是春光啊!
莉莎:「走了好嗎?好丟臉唷,101夜景有看到就好。」
我笑而不答,因為莉莎有點無力癱軟,從她俏麗的鼻子呼出的是一種熱氣,那是發情還是緊張,抑或羞恥?
璇:「別再捉弄莉莎姐姐了,主人,我們下去吧。」
我比了比,要女士先走。
她們倆個走在前面,都把手扶在翹臀後,以為萬無一失,只是跨進門內時,莉莎還是那麼不小心地鬆了手,裙擺又再次揚起,走在她後面的璇子急著伸出手要幫莉莎壓住裙擺,卻也讓自己的春光外洩。
我在後面笑的太大聲,引來側目,立刻閉上了嘴。
這兩姊妹顧不得裙擺,一起回了身,一個打我,一個罵我「巴嘎」。
「走吧,再不進去,是想要在這……?」
離開了101的戶外觀景台,莉莎帶著我再次經過很特別的「阻尼器」,拿著手機,我們三個人一起合拍了一張照片。
電梯中,莉莎說要帶我們去夜市逛,於是璇子聯絡了司機,前往某夜市。
莉莎:「台灣的士林夜市已經重整過,失去味道,我帶你們來這個夜市才比較有傳統的感覺。」
她指著前方一個黃黃的大直立看板,「瞧,這是寧夏夜市,裡面很多台灣傳統美食。」
我只看到一條街裡面滿滿都是一個個的野台、人潮擁擠。
「啊,soga。」
還來不及說什麼,莉莎拉著我們兩個一直往裡面走去。
只見莉莎一會指著蚵仔煎,一會指著麻油雞、蛋黃芋餅、香酥芋丸,拚命地介紹各種小吃,還帶著我們喝苦苦的茶,說叫做苦茶,璇子一口喝下去,舌頭都吐出來,差點像是吊死鬼。
一條巷子還沒走完,我跟璇子兩人直喊「不行,好飽,再也吃不下。」,莉莎才肯停歇瘋狂的介紹。
我想是因為太想念台灣。
往外走出,好奇地問了問莉莎,台灣還有什麼夜生活。
莉莎:「還不就跟日本一樣,有歌舞伎町那種地方,怎麼,你想去?
連忙趕緊否認,搖著頭。
莉莎:「那我帶你們去一個更特別的地方,走。」
璇子坐在前座,我跟莉莎坐在後座,莉莎交代完要去的目的地之後,司機緩緩將車駛離這熱鬧的地方。
莉莎:「等下一定讓你們感到很特別,很驚艷。」
「可以現在說來聽聽嗎?」
莉莎:「保留一下。」
不多久,司機已經將車開到目的地附近,我看著頂樓有著很巨大的霓虹燈閃爍「MOTEL」。
「MOTEL?」
莉莎:「love hotel ラブホテル。」
車子緩慢駛進一個大樓內的車道,司機將窗戶放下一半,一位美麗的小姐走出管理室,與司機對談。
司機:「我送外國老闆來見識,進去後就離開。」
那小姐從車窗外試圖東張西望一下,我好奇地跟她對看了一眼。
她立刻停止張望,講解著費用,司機付了錢之後,她給了一張房卡跟告知房號。
司機關上車窗,我好奇問了莉莎,「為什麼她要看進車內?」
莉莎:「他們其實是在做一些安全檢查跟看人數。」
「喔?」
莉莎:「兩個人以上有時是禁止的,或是要加收費用等。」
「原來如此。」
司機將車開進一個閃爍灯號下的車庫,下車按了開關,電卷門緩緩落下。
莉莎跟司機拿了房卡,帶著我跟璇子上樓,開了門,讓我們進去。
「哇喔,好特別。」
璇子走來走去,在房間內巡著。
璇:「連浴室都這麼大啊,還有按摩浴缸。」
莉莎鎖上了門,將我推上了床,她臉頰泛紅。
莉莎:「想要。」


發佈於

【裏垢未亡人 關口莉紗】25.台灣之行

飛機平安降落在台灣的桃園機場。

通過海關之後,秘書小璇就仔細瞧著外面舉牌的人,接機的人帶我們與司機會合,很快地上了高速道路前往台北。
小璇替我安排了台北晶華酒店,處理好後,我們進了房間。
璇:「我挑的房間不錯吧!」
莉莎:「真的呢,小璇真的很棒。」
他們兩個似乎已經變成了好姊妹,牽著手在房間內晃來晃去。
璇:「啊,妳家的鑰匙,差點忘了,快給我。」
小璇拿起房間電話,請人過來,嘰哩咕嚕地交代了事情,並且把鑰匙跟莉莎家的地址給了對方。
「你們在處理什麼事情?」
璇:「莉莎姐姐家的清潔呢。」
莉莎:「我要回父母家探望我爸媽,但你暫時還不方便跟我去,我晚上前會回來,可以嗎?」
「當然可以,妳去吧。」,「璇子,跟司機聯絡,載莉莎去。」
莉莎:「不,我搭計程車去就好,不遠。」
璇:「莉莎姐姐,哪些是要給妳父母的禮物,我們來挑一挑。」
我們三個人都蹲在地上打開行李箱,把所有禮物拿出來分類,就送莉莎去飯店門口搭車。
道別後,璇跟我就回房間。
電梯中,小璇:「主人到底在想什麼,現在就我們兩個人,可以說說了嗎?」
「回房間再說吧。」
進到房間後,小璇倒了杯威士忌遞過來,「主人,到底怎麼回事,這不像你會做的事情。」
略微交代後,我給了小六的聯絡方式。
璇:「主人,你真的愛上莉莎姐姐嗎?」
「過來。」
抱住了小璇,我鄭重地回答:「是!」
璇:「可是……,他是你同父異母的哥哥啊,我真的不覺得主人會愛上莉莎姊。」
拿著酒杯略微喝了一口,「這不是該你來審判的。」
璇:「老爺跟會長兩人之間,一定還會有更激烈的對戰,主人要不要忍一忍,隔山觀虎鬥,在台灣多待一些時間?」
「嗯,我想想。」
璇:「難怪篠田姊說要派小六去安藤監察役那邊待著,我終於明白了。」
「將來若我當上社長,妳以後就要改稱呼了。」
璇:「為什麼?」
「代表取締役之貓奴。」
璇:「討厭啦,取笑人家。」
璇:「主人要不要來去欣賞古文物,故宮,收藏很多中國的文化歷史文物等。」
「妳安排吧,不然這下午還挺無聊。」
小璇拿起房內電話,講完後拉著我出門。
到大廳時,司機已經在等,上車後就直奔故宮。
小璇打點著一切,不多久便有一位日文導覽來帶我們參觀。
翠玉白菜、肉形石等等,是一件又一件的講解著,讓人不斷驚奇,一晃眼就已是近傍晚時,拿起手機看了看,莉莎的簡訊正好傳進來。
或許心有靈犀一點通,莉莎剛好結束了她的事情。
「璇子,晚上到哪用餐?莉莎忙完了。」
璇:「我來聯絡莉莎姐姐,你繼續看導覽。」
璇子離開展間,去外面用電話溝通。
正當我看著某幅畫作時,璇子悄悄地走到我身旁,「都安排好了。」
我們陸陸續續又看了幾件展品後,向導覽人員再三道謝後離開。
璇:「既然來這,我就安排了故宮晶華,就在旁邊而已呢。」
走過去那,莉莎已經在門口等著,璇子立刻向前拉著莉莎的手,往裡面去。
嘴角微揚地笑著,看來璇子要不是喜歡莉莎,就是不覺得我會愛上莉莎,我邁開步伐跟著往裡去。
餐桌上的美食,她們倆個吃的津津有味,有時還故意講著中文,不讓我知道她們在笑什麼。
用完餐,莉莎帶著我往101去,在觀景台上,我們往下看,這世間的繁華盡收眼裡。
莉莎:「你看,燦爛的燈光是虛華的,一切都那麼不真實。」
「嗯,但我們站在這上面,也是靠這些造就。」
莉莎:「等等就回到地面上了。」
璇:「你們兩個是在說什麼呢?不就好好欣賞此刻美景,感嘆完繼續生活嗎?」
「是,妳說的是,來,給主人抱抱。」
璇:「會害羞啦!」
我才不管璇子在害羞什麼,用力抓著她領口,拎過來抱住。
莉莎:「那我呢?」
登場人物:
監察役:安藤真一